品风

周黎明谈文学改编电影讲座 问答环节第二部分2013-08-13


观众4:感谢周老师讲这么多。我感觉很像上学时候的拉片课。

周:我很希望哪一天去电影学院讲一次拉片课。

问:想提到两部片子。一部是去年王全安导演的《白鹿原》,拍的陈忠实先生的小说。一部是王竞的《万箭穿心》。也是原著小说改编的。因为我是南方人。但这两部差距比较大,以我个人感觉来讲,我觉得《万箭穿心》呈现的质量、感觉,然后叙事,以及导演对影片节奏的把控是一流的。《白鹿原》王全安导演野心很大,很想抓住别人不敢碰的东西,所以,他其实讲了很多,但国内公映版本只有120多分钟,国际电影节版本150多分钟。(周:据说还有一个更长的版本)所以我们看到的东西是很有限的。我想问周老师,怎么看待导演在对文学作品再创造的过程中怎么去取舍。另一个问题是今年上百年国产电影票房,半年就突破了一百多亿,大家都觉得是个奇迹。在这些影片中周老师刚也提到有些影片是贡献了自己很大的力量。现在国产电影已经慢慢进入一种类型片商业化的模式,慢慢由导演中心制转向制片中心制,我想问在这个过程中,电影的出资人或监制怎样去挑选适合拍电影的文学作品?

周:我先讲《白鹿原》,这部影片在去年引起了很大争议。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拍《白鹿原》的时候。他有客观的因素。其次我觉得王全安导演他可能野心太大了。如果要拍《白鹿原》,肯定要做取舍,因为长篇小说拍成电影,即便是4个小时也要大量地压缩。但是他有些取舍我觉得不是深思熟虑的。比如他把很多角色的演员都请了,但是临时没拍,他觉得这条线不重要,把它删了。但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没用芦苇老师的剧本。我虽然现在还没读芦苇老师的剧本,我觉得他写过《活着》和《霸王别姬》,一个写过《活着》和《霸王别姬》电影的编剧,是令人尊敬的。在中国的电影史上是有他一笔的,而且他又是陕西人,他每一稿电影剧本都要花半年的时间来写,他的剧本被导演放弃了,导演花两个礼拜写了一个剧本,我觉得那个剧本就是一个快餐式的剧本,他好像什么点都抓了,但是给我看到的感觉像是一个流水账。一会儿军阀来了,一会儿共产党来了,好像什么都抓,但是不能引起任何深层的感受。所以我相信任何看过小说的人都会失望。当然电影是独立的,不能拿小说去比。作为独立的电影,我觉得他的长处就是摄影,最多就是当做小说的简易本,希望大家看完电影之后去看一下小说,这部小说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是有地位的,我觉得起到这个作用也就算了。王全安导演也有他的苦衷,他说你要是有机会看我5小时的版本,你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我觉得如果到时我们能看到这个版本,我们可以真的来更正我们以前的观点。

周:第二个问题你刚说的怎么来取舍,这是导演的工作。你说现在是转到制片制实际上是没有,中国现在称职的电影制片凤毛麟角,可能一个手都数不满。这个是中国电影现在一个最大的障碍。因为类型片不是导演中心制,类型片的导演称职就行了。麦基说过一句话,一部好的类型片前80分是编剧的功劳,剧本就要写的非常好,导演是在80分之上的那部分,所以如果剧本给你是50分的话,导演那部分是满分也只能拉到70分。我觉得我们最近看到的一些成功的影片是编导制,徐铮、薛晓璐、金依萌都是编剧导演。所以有的时候分的时候不好分,我和薛晓璐详细讨论过,我说你这个电影主要功劳是编剧,她说无所谓反正都是我自己。但是我觉得是对类型片导演就是称职,你不一定要多么出彩。艺术片导演的贡献要大很多。至于制片,如果真正是指电影公司的老板的话,我觉得是越来越少。我觉得这回薛晓璐老师也是运气非常好,因为江志强先生真正是一个非常懂电影的老板,他的阅片量非常大。我觉得很多别的公司的老板不能说是不懂电影,我觉得也还没有到那一步吧。因为电影这个东西我觉得很多时候是一个直觉,以前你去看好莱坞的历史。比如米高梅,梅耶他也没受过很高的教育,但是他对有电影一种直觉,这个故事到底怎么讲。他说出来的话得让导演信服的,导演说我认可他的意见。如果这个老板是个煤老板,你可想是什么情况。老板说你把我喜欢的这个电影明星得用上,因为他是我儿子的女朋友,这还算好的。中国这样的电影其实不少,你说这样的电影怎么能好啊。我们不用艺术的标准来衡量它,用娱乐的标准来衡量它都不称职。所以我觉得最近真的是出了一批很称职甚至是优秀的类型片,给我们看到希望了。好好讲故事,把基本功练好,很重要。

观众5:周老师您好。我觉得今晚的讲座受益匪浅。我是个普通人,没学过电影,只是对电影和文学感兴趣。我觉得您刚解说李安导演的两部电影,我觉得特别好。您能再推荐几部这样的电影吗?第二个问题就是,我特别欣赏能对文学、电影进行解读的人,如何去一步一步做这些东西,如何去自己理解电影,或者去欣赏一部电影,对于一个普通人,做到这些东西,您有什么建议?

周:我觉得其实没有秘诀就是多读多看,我相信对电影真正有欣赏能力的人,肯定是一个爱读书的人,这两者之间是互补的,你看书同时看电影。首先那些经典是值得阅读的,如果你的时间有限,又是业余爱好,又想提高你的欣赏能力,你就不要走红的东西什么都看。因为有收视率的红的影片很多,都看看不过来。比如同样讲穿越的电影,有些就比较好,你就看好的那部。其次有大量的书,这些书都是前人的积累,你可以借用他们。因为有时候你不知道路在什么地方,肯定会走弯路。如果时间不是很充裕的话,多看看别人的。不要只看一个人,比如我说哪部电影好哪部不好,也看看别人的,别人可能和我的审美取向不同。某一部电影或者小说别人都说好,是不是就适合我看?这个和年龄层有关系,有些小说、电影适合20来岁人看,有些适合30来岁人看,有些适合40来岁人看。我以前写那个《公民凯恩》两万字的影评的时候,《公民凯恩》(大家)说有什么好看的,41年一部电影,放在那个时候可能还不错。我说我给你讲里面的几场戏,讲完以后,现在都没有人超越过,那几场戏都超不过,别说整部影片了。这个人绝对是个天才,世界上是有天才的,但是天才不是那么多。一般来讲考进电影学院的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天才。我是觉得这样想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就是你得有自信,但是你不能太盲目了。基本功很重要,有些天才可能不是像莫扎特那样的天才,他是在基本功很扎实的基础上再去怎样飞跃一下。王竞的那个,我真的觉得他是基本功很扎实,影片拍得非常好,但是最后就是少了那么一点点升华。因为后来有人把它和伊朗的《一次别离》相比,《一次别离》比他多的那一点,就是升华。这个升华实际上就是体现在小细节上面,就是那个女仆让她作证的时候,实际上是要让她说谎。因为她的话就可以赢一大笔钱,但是她说我说谎的话阿拉会惩罚我,当时那句台词出来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一个巨大的冲击,这个人有宗教信仰,因为有宗教信仰所以她不敢说谎,整个电影的层次就爬上来了。你开始觉得德黑兰没我想象的那么脏乱差,它挺中产的,你看到那个情节后对他整个民族有了一个新的了解。在最后一个镜头,做得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好。所以我觉得王竞的作品能够在它现有的现实主义的基础之上加上那么一点点出彩、华彩的,能够超越现实的东西,能够体现中国的道德、法律、精神的层面的东西,能够把它往上拉一步。真的就是一个遗憾,我当时看完以后觉得就是少了那么一点点。回到你的问题,我觉得阅读、观影是由浅入深的,有的时候顺序很重要,这个是我个人的观点。我知道有一派专家的观点是和我相反的,他说这个东西很好,你小的时候就看这个就行了。比如我们听古典音乐,一上来就听特别难的。我觉得你一开始就让人听这么难的,人家一听就吓跑了,这一辈子再也不敢来听了。你一开始让他听简单的。文学也是这样,一开始看一些你觉得你这个年龄、你这个阅历能够接受的东西,一步一步提高。也不要当成一个任务,一旦变成一个任务的话,乐趣就会减少很多。比如老师让你写一篇书评、一篇影评,跟你自己看完以后有感受要写一篇完全是两码事。你自己写的时候,你真的是觉得你看完以后特别有话要说。其实你现在不写也行,可以和同学朋友交流,自己写一个微博,140字。140字的影评实际上是不容易写的,不能像以前那样面面俱到,你抓一个点,这个点是对你最有感受的。你讲的好说不定就能找到知音,很多人会回复你,很多人会和你辩论,我觉得这都是好事。现在交流渠道多了很多,可看的东西多了很多。我们现在把时间倒退20年,人们进不进电影学院真的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因为你进了电影学院就能看的大量的电影,普通人看不到。现在电影学院里,除了人脉关系自学做不到,其他观片、拉片、看书自己全部可以做到。单是后浪就出版了很多电影相关的作品,有些作品很好。

周:有些同学问我,我要去美国读电影,应该买什么样的教科书。我说,你先把后浪出的几部原版电影书买来看了,在国内买原版比在美国买要便宜很多,这些都是必读书。不管是业余爱好者还是专业学电影的,都要看一些书,要挑对的书看。关于电影本身也有大量纪录片可以观看,比如有关剪辑、摄影的纪录片,可以学的东西是非常多的。现在的人对影像的欣赏能力在逐步提高,因为目前可以获取的书籍资料很多,完全可以让你自学到电影学院本科生能够学到的知识水平,但不得不说的是,在学校中同学、老师之间交流所获得的内容,自学还是无法学到的。

【爱洋葱阅读客户端上线啦!】双语阅读、自动同步、书内交互、快速分享,精品书籍、精彩讲座尽在爱洋葱。ios版,安卓版客户端下载地址:http://www.iyangcong.com/app/index

快速回复 喜欢(0)
 

回复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