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风

周黎明谈文学改编电影讲座 问答环节速记2013-08-13


主持人:非常感谢周老师的精彩解析。通过刚才5部影像片段的解析,也让我们更深刻的了解到,文字与影像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所带给人的不同感受。接下来,我们要进入问答环节。

观众1:周老师您好,因为我在高校教书,我和我的学生都非常喜欢您的作品。他们也在试着模仿您的写作手法在写自己的心中的影评。因为我觉得的,在电影这么多的一个时代里,很多人习惯于先通过简单的文字来了解作品,然后再去选择观看的方式。这两天我们也在讨论,有没有可能把影评人变成一个职业化的培养方式,或者说有没有一个专门的职业来给这样的人。因为像外国,有很多专门的影人,他们不属于任何机构,去做这样的事情。大众会根据他们的做法去选择影视剧。但是现在中国,这一块好像不是特别理想。一个是对于这个的培养,还有就是影评人的生活现状。榜上的结果被左右的太厉害,就是所谓的水军。想请您发表下看法。

周:好。首先,我想劝你的学生不要励志当影评人。因为影评人不是个好职业,它甚至不是个职业。在中国基本上没有职业的影评人。所谓职业的影评人,就像你刚刚说的一样,在西方他不是受雇于电影公司。我认为,第一个标准是要独立。不能是电影公司让你说好话,你就说好话,如果是墙头草,或者拿了红包就说好话的话,他就只是个公关人员。西方的影评人能做到独立,是因为他受雇于媒体,而媒体和电影公司不是一个单位,是两条线。所以影评人是需要向媒体的读者服务。但是,不幸的是,即便在西方,比如说在美国,以前有大概300多个影评人,但是最近这几年,由于纸媒的不景气,大概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职业影评人都被解聘,丢了饭碗。所以靠影评为生的人是非常非常地少,在国内,我能数的出来的大概不超过5个,真正就是独立的,然后他写得很勤快,而且他写的文章不是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我个人就不能当作一个职业了。那么很多人通过写影评实际上希望进入到影视这个行业,因为你写影评写多了以后,你如果写得好,自然你对电影的欣赏能力是很高的。那么你从欣赏慢慢地转化到创作,实际上这之间是没有一条鸿沟的。在美国,影评人转去当电影人的比较少,但在法国非常多。几乎所有的新浪潮的大导演都是从影评人转过去的,所以我觉得由于新技术,新的科技,比如拍摄剪辑,之前都是很昂贵的,现在拿一个手机都可以拍得了,拿到电脑上都可以剪得了,所以拍电影的门槛是大大地降低。我个人觉得,不管是从创作欲望的角度讲也好,还是从收入,人都想多赚点钱嘛,你可以让你的学生们把影评当作是一个起步,当作是一个锻炼,然后慢慢地向创作靠拢。先去写剧本,写剧本的人里面很可能有一批人是能够当得了导演的。自己有潜力,有些人自己能发掘,有些人可能要旁边的人在发掘,还有个很重要的是机会,有些人可能一辈子没机会,有些人就有机会去尝试。我是觉得,不要局限于当影评人,因为当影评人真的是,挨骂的时候少不了你,但你要真正做得好,你就要忍受清苦的生活。我自己,怎么讲呢,我写作的量是可以当作一个专业影评人,但是实际上,我不是靠写影评为生的,因为靠写影评的话,我就很难养家糊口。我有一个英文写作的职业,我是靠那个职业。因为有那个职业,我才能够让我写影评保持客观和独立。

观众2:周老师你好。今天晚上听了您的讲座特别地开心。但是我觉得您好像只讲了一半,好像没有讲完。

周:嗯,这个题目太大了。真的是要深入讲的话,别说是一两个小时,可以举很多个案例,我只是挑了几个稍微有点典型意义的案例,还有很多很多好的案例。

观众2:咱们今天晚上就以电影,然后说文学改编电影。

周:影视吧。

观众2:其实我觉得,倒过来讲,影视改编文学也是一个方向。我特别希望周老师以后能详细讲讲这方面。

周:影视改编文学的案例不是很多,因为大量的大片实际上,我们也知道,如果这个大片的故事是原创的话,会同时写一个小说,然后出版,因为借电影的这个宣传势头,可以把这个小说卖出去。但这样的小说,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因为刘恒老师说过一句很好的话,他自己既写电影剧本,也写话剧剧本,他说,他写的话剧剧本每演一次,是为他的剧本在增值,而电影剧本,写完以后拍成电影,这个剧本的价值到这截止了。所以我觉得,不能说没有人做得到,我相信,你可以去找一个影视的剧本,影视的戏,然后你觉得它写的不好,你在他的基础上再去加工写成很好的文学,可能性是有的,但至少不管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到现在为止,好像还没有这样的案例。

观众2:我觉得现代人不愿意去直接体验这个客观世界,都是通过景象,通过别人的经验去了解这个世界,越往后发展,这个趋势越严重。以前的作家是自己去体验生活然后去写,未来的作家通过观看电影去体验一些情感,进而通过他自己的作品去从影视改编文学,我觉得,可能是存在这样的趋势。

周:这个趋势是跟市场有关。比如说是一部很普通的小说,非常幸运地被出版社选中然后出版了,而且不是让你自费出版,是给你稿费。一本小说,你可能就赚个三五千、七八千的稿费。就这么低,你可能花一年两年时间写的。但是一个剧本如果卖出去的话,可能就五万十万,那个都还是偏低的。卖得好,二三十万。电视剧的话,就是一个剧本赚几百万都是有可能的。那么在这个时候,在金钱面前,大部分有点才华的人,就不写小说了,就去写影视剧本,尤其是电视剧本,电视剧本是真的让他们能赚到钱的。这个是市场决定的。为什么呢?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去看书,觉得看书的时候很累,看书的时候,因为文字是需要在你的脑海里翻译成影像的,做这道工序,是需要有教育背景需要有基础的,很多人做的时候,或者是没有这个能力,或者是他觉得这是很辛苦的事情,他不希望去做,那么,已经有电视剧了,已经有电影了,翻译好了,他就看那个,他觉得很过瘾。我觉得这个事情,这种现象,是中国也有,外国也有,但是在亚洲特别明显。很多妈妈辈的奶奶辈的,大家都爱看韩剧啦,日剧啦,这些没完没了的那种剧。我个人觉得,大部分的电视剧,是没有任何营养的。但是它作为一个消磨时间的手段,也没有错。有些人需要消磨时间。我个人觉得,如果你是年轻人,然后你在文艺方面,文学和艺术方面是有所追求的话,你就应该拨出一定的时间来贡献给文字,因为文字的美妙是影像不能取代的。文字有一个翻译的过程在里面,在你的脑海里面需要翻译,这个翻译就是对你创造力、想象力的一种锻炼。锻炼的多了,你的文字创造能力就提高了。真的,像最近这几年,连手机都可以拍影像的时候,有很多东西,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电视记者,影像的价值肯定是越来越明显地体现出来,我相信,在未来的十年里面,还会进一步提高。每个人都可以很容易很轻易地剪出一个五分钟的纪录片或者一个什么东西出来,很容易通过手机就流传。但即便是那样,我觉得,文字的地位和价值是不可能被撼动的。因为文字自己独特的魅力,影像是在补充文字,不是在取代文字,这一点我觉得大家一定要弄清楚。所以比如你以前是写小说的,现在去写剧本了,我觉得这也很正常,市场自由的调节嘛,但是如果是一个创作者的话,我很敬佩那些像史航老师,他就是我写话剧,我赚不了钱,但是我很过瘾,因为参与这个剧本创作的人都是我佩服的人。但是我写电视剧的话就是为了养家糊口,就是为了付房租,来的钱很快。但是最后呈现的东西很可能完全不能体现它的水平,因为被改的面目全非。可能是一个很白痴的东西,你根本就想象不出原来的编剧是什么水平。而且往往是改的越白痴,收视率越高。这个倒挂很正常。在美国也是一样,你写一个很棒的文艺片的剧本,可能就赚十万块钱,但是你写一个很白痴的商业片的剧本,可能赚两百万。就是这么大的差距,但是我觉得,有一个点是给写剧本的人希望的,这个点就叫美剧,或者说美剧和英剧,因为在最近十年里面,在全世界的电视剧里面,美剧和英剧开始越来越具有文学性、文学价值。它不再是一个面向普通大众的载体,它变成面向精英的载体。所谓面向精英的载体,它在人物的塑造,它在思想性的挖掘方面,不断地提高。它取得了以前的电视剧完全望尘莫及的高度。这个我在另外一本书,叫《影君子》这本书里提到,最近大家在流传看美剧,美剧如果在电视上放,肯定没有很高的收视率,但是有很多人喜欢看,就是因为它有它的价值和深度。它在一定程度上是嫁接了影像跟文字。因为大部分的英剧美剧都是原创的,不是小说改编而来。但是创作这些剧本的人,像美国的叫Aaron Sorkin,《新闻编辑室》跟《白宫群英》的那个编剧,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完全就是,如果五十年前一百年前,他写的就是一流的话剧。所以我觉得看美剧和英剧的时候,影像跟文字之间还是可以找到一个桥梁的。

观众2:还有一个问题,我听说最近学院派的一个导演,叫徐浩峰,他的一部小说,叫《道士下山》,陈凯歌导演就拍这个小说,把这个小说改编成电影。徐浩峰他本身是一个导演,但是他写他自己想写的小说,然后把他改编成电影。对于导演自己写小说又把自己的小说改编成剧本的事有什么看法?

周:你把顺序说反了,徐浩峰本身是一个武侠的小说家。他对武侠的传统研究得非常的精深。他有一本影评集,也是出版社试图出的,叫《刀锋剑影》,你如果对他的东西感兴趣的话,你可以试(读)一下。他之前自己拍的一部小成本的影片,叫《倭寇的踪迹》,口碑不错,但是票房很差。后来他给王家卫写了《一代宗师》,于是知名度一下子提起来。然后这回他自己又拍了一部影片,但第二部我没看过。陈凯歌用了他的剧本,我觉得虽然我承认自己在武侠这方面懂得非常少,我可能欣赏他的东西都有点困难。但是我相信他在这方面这个领域是很有成就的。他的本职工作是北京电影学院的一个老师,所以他基本功是非常非常扎实的。

观众3: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95年的,我是学电影的。我刚才一直想问的问题是关于自编自导的电影《小时代》,我想问的是您对新近上映的影片例如《小时代》——让我本人感到非常失望的一些片子,您是怎么来看待的?这是我第一个想法。我第二个想法就是说,我妹妹前两天也去看电影了,她跟我说:哥哥,我前两天去看电影了,特别特别高兴,特别特别好看,我说:你看的什么呀?她说:小时代。哎呀,我当时就很无语了,我该怎么跟她说呢?现在的孩子,像我妹妹这么一代,出生的很多孩子,他们很多人都喜欢韩流,EXO之类的,我不知道怎么样跟他们说,我希望能给他们一个很好的方向,一个看法,一句话。

周:我先说一下对当下电影的看法,因为这个被问的最多。我觉得中国电影转入了一个非常好的轨道,我把它取的名字就叫,类型片,因为从《失恋33天》开始,中国电影或者说是中国电影人意识到所谓的大片尤其是古装大片可能是一条死胡同。中国电影从《英雄》开始,2002年开始走的是大片路线,为什么走大片路线,我觉得两个原因。一个是要跟好莱坞抗衡,好莱坞的影片很大,如果人家造一个航空母舰,我做一个小帆船,显得很滑稽,我怎么斗得过他呢。另外一个大家可能说得不太多。一个非常大的敌人,叫盗版,因为大片比较容易看盗版,中小成本的影片不大容易看盗版。因为大片看盗版模模糊糊地不过瘾,要去电影院看,中小成本的,觉得在电脑上看看就行了。但是我觉得,从《失恋33天》开始,尤其是到去年的《泰囧》,然后从《泰囧》到《北京遇上西雅图》,包括《致青春》、《中国合伙人》,完全走的是类型片的套路。所谓类型片的套路,就是它故事是有一个模式的。按照这个模式讲这个故事,从思想艺术性来讲,它没有那么高。它不是想做一个传世的作品,它要做一个让观众过瘾的作品,让观众看的时候很舒服的作品。我个人觉得,中国传统上包括电影学院开始,是很忽视这一点,觉得这个东西是不好的,我们应该拍的就是有艺术追求的作品。我觉得这两者之间不矛盾,你可以一方面拍有艺术追求的作品,一方面拍有商业价值的作品,因为中国市场要跟好莱坞抗衡,你不能光靠保护手段,你一定要有拳头才行,而这个拳头产品不能光靠四大导演来做,得有大批导演,你得有五十个一百个,能够拍类型片的导演,而之前的第5代,包括第6代,很明显,他们对类型片,内心是排斥的。但是突然出现像徐铮、薛晓璐这一批人,对类型片由衷地接受,他们完全没有排斥。就是他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我就是来取悦观众的。但是类型片里面有好有坏,艺术片里面有好有坏,但是艺术片中往往是不好的艺术片大家都不知道,因为不好的艺术片都是比较小成本的艺术片,就消失了,留下来的是比较经典的比较好的艺术片,《小武》、《站台》那些,能够传世的作品。你反过来看类型片或者商业片,不一样,商业片里面,你可能出现《泰囧》和《北京遇上西雅图》,我个人觉得是非常优秀的至少是非常称职的类型片。同时也出现一些实际上从技术、叙事,更别说思想性了,完全不称职的类型片,但是它有巨大的票房。这个之后,很多观众就会产生误解,类型片就可以粗制滥造。包括在美国也是一样,暮光之城系列,年年评上金酸莓奖,卖得非常好,从作为一个商品,它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商品,但是作为一个文艺作品甚至娱乐作品,它实际上是不合格的。它的定位非常的准确,它定的就是比较低龄那一层,我个人觉得并不可怕,任何人的欣赏习惯,应该说大部分人的欣赏习惯,都是慢慢地由浅入深的,要提升,慢慢地提高,你不能说,一个人读完小学一年级,突然某一天觉得,啊,我能够达到欣赏红楼梦的水平,我昨天欣赏的是安徒生童话,今天就可以欣赏红楼梦,不是这样的。是一点一点,有人告诉他,红楼梦是一部好小说,第一遍看不懂,第二遍觉得一帮娘们,就是这样嘛,等到三十岁四十岁之后,发现里面真的很有味道,越看越好看,我觉得大部分人的欣赏能力都是慢慢提高,现在欣赏《暮光之城》的人,我觉得,过了20岁,这个是要到25岁吧,就会觉得很幼稚,你去问他,他都不承认,小时候喜欢过《暮光之城》。他觉得,我怎么会喜欢《暮光之城》呢,我会这么肤浅吗?这个其实不奇怪,因为人都是这样,要这么进步的。从段位上讲,那当然,李安导演的作品要比别的好很多,但是你即便李安导演,也会输给《小时代》,这个是现实,因为它是粉丝电影,好坏都没有关系,你不会认为他是不好的电影,即便它是不好的电影,即便它是再差的一部电影。但是我觉得,作为创作本身,能不能在这个定位里把他做得更好,我觉得其实是完全有可能做得更好,即便我的定位是,你比如说好莱坞的大量的大片,它的定位是13岁男孩,那是很幼稚的年龄,对吧。但是它每年拍的时候还是有追求的,要怎么样把它拍的好一点,有人就会说,这一部的《蝙蝠侠》就比以前的好,这一部的《蜘蛛侠》就比以前的好,人家还是会许可的。但是你看《蜘蛛侠》《蝙蝠侠》的时候,你不会去跟《教父》作比较,它跟《教父》是两类电影。这个就是看看高兴高兴赚赚钱就行,所以我觉得从电影商人,就是那个投资电影的人来讲,实际上我觉得也应该是两条腿走路,比如说,你作为一个电影公司,你该赚钱,当然是无可厚非,你天经地义地就是一定要赚钱,但是在赚钱的时候,你是不是应该有多点追求呢,你是不是可以拍一部像贾樟柯导演这样的好的作品。

周:我觉得在好莱坞人家就是这样。好莱坞夏天赚钱了,那冬天就得赚名声,不能让人家觉得除了钱什么都不追求,他(好莱坞)觉得很丢脸。但我们这边好多片商,不觉得丢脸。我认识一个片商,他投了一部很赚钱的电影。他和我说,他很后悔投了一部得金马奖的影片。这部影片一共才500万。我说这部影片虽然票房很不成功,但是他有人文的追求,我觉得你如果身上只有500万去投这个,那当然不一样。如果你赚了很多钱的话,还念念不忘我投这部500万的片子是很赔钱的。我觉得这个就有点钻到钱眼里面出不来了。电影是一个商品,同时它还有文化的属性。它的商业属性和文化属性怎么样去找一个平衡点。有些人能找到平衡点,那些优秀的类型片是找到了平衡点。而且越来越多的年轻的导演,年轻的编导,像金依萌、薛晓璐、徐铮,我觉得他们都找到了这个点,真的是很可贵的,包括赵薇,我觉得她至少部分找到了,她前半部分找到了后面丢失了。但是她第一次当导演你得允许人家有瑕疵,允许人家犯一些错误,我觉得这很正常。但有些影片走的太过头了,过头到难以忍受,把那些好得多的影片全部都打败了。我想如果你是那些好得多的影片的导演的话,那这两天晚上你真是对整个中国电影,对世界都绝望了。我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爱洋葱阅读客户端上线啦!】双语阅读、自动同步、书内交互、快速分享,精品书籍、精彩讲座尽在爱洋葱。ios版,安卓版客户端下载地址:http://www.iyangcong.com/app/index

快速回复 喜欢(0)
 

回复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