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chapocky

橙色的KITE RUNNER——聊聊你与《追风筝的人》的故事2014-01-06


我的床头有一本封面是橙色的书,胡塞尼的《追风筝的人》,我很喜欢。

最早是看了同名的电影,被影片中哈桑对阿米尔那份“为你,千千万万遍”的情感所打动,也惊讶于苦难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是那么得早熟,他们有着一种超越其生理年龄的包容和隐忍,连成人也很难做到的包容和隐忍。

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和两位高中同学逛师大北门对面的旧书店,看到了这本书。拿起来翻的时候,其中一位高中同学,我一直以来抱有好感的男生,说,这本书很好看,于是,我买下了它,以旧书价。

它由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我还没有读完。每次觉得心绪浮躁的时候就会拿起它。书中给我印象很深的一点是作者对主人公心理活动的描写。那是一种频繁的、细致的自我剖析,我觉得自己在这一点上和主人公有相似之处,常常进行自我对话和反思,但有时候会因为想太多而带给自己焦虑与痛苦。

我看书很慢,往往也不求甚解。我曾经试图去培养自己持续地、快速地同时尽量深入地阅读,那是一二年的暑假,我没有回老家,而是选择留校。白天泡图书馆或去逛博物馆和公园,晚上关上灯看电影或者盘腿坐在床上的小桌前写毛笔字。

那个暑假,我读了好几本村上春树的书,有《挪威的森林》、《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神的孩子全跳舞》和《且听风吟》。我爱坐在靠窗的位置,夏日的晴天傍晚,夕阳和晚霞很美,记忆中大都也是橙色调的——温暖柔和的,白昼的结尾。

我想看书就如喜欢一个人,我只是说我自己,过程是远比结果重要的。

那个暑假所读的村上的书,大多数内容在我的记忆里已模糊不清,只记得那是一个安静的、清新的、多雨的夏天,我常常从图书馆汲着人字拖顶着暴雨回到宿舍,用一大盆凉水冲洗腿脚上粘着的米白色槐花。

而“喜欢”了多年的高中男生,到现在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孩子常念叨他、梦见他。我想我喜欢的应该是这个喜欢的过程,这过程中有太多充溢着暧昧气息的东西——它们是看到自己的名字和他的名字紧挨着出现在花名册上时略微加速的心跳;是午休时间他坐在我身后趴在桌上撩起窗帘盖住自己晒着太阳睡觉听到他说自己喜欢阳光时温暖窃喜的耳膜;是他迟到了站在教室门口抬起右手敬礼喊“报告”时我用左手捂住的笑;是篮球场上他挂着汗水叫出正在比赛的我的名字的时候静默了大约两秒的空气……这样看来,的确很容易让自己误以为喜欢上了他对吧?其实我只是对自己的感觉和心情太过在意罢了。

真正的爱,应该要像哈桑对阿米尔那样——“为你,千千万万遍。”

奔跑的路上,目标是风筝,心里都是你。

快速回复 喜欢(1)
 

回复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