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愤怒至极,第一次看见快递邮差向他走过来,他就狂吠起来,而那些人就以戏弄他作为报复。他猛地扑向箱子的栏杆,哆嗦着、口吐白沫,于是他们就嘲笑他、奚落他。他们就像那些可恶的狗一样对他乱吼乱叫,还发出猫叫似的声音,而且还挥着胳膊,欢呼着。他知道,这一切都太愚蠢了。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