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提着马灯,跌跌撞撞地走过院子,马灯的光也跟着晃来晃去。在后门边,他把靴子踢掉,到洗碗间从啤酒桶里给自己倒了最后一杯啤酒,然后朝床铺走去。      去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