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now see distinctly.” he said, “what manner of p      去书内

  • “我现在看清楚了,”他说,“这些戴面具的是些什么人啊。他们是一位伟大的国王和他的七位枢密大臣——这位国王毫无顾忌地打了一位手无寸铁的姑娘,他的七位大臣则是帮凶。至于我呢,我只是跳蛙,那个小丑——这就是我所表演的最后一场闹剧了。”

    2017-12-06 喜欢(0)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