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清晨早些时候回到了维也纳,在火车站买了份报纸,看了一眼日期,他想起了今天是他的生日。“四十一岁了!”他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意识到这一点后,他既不感到高兴也不觉得难过。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在路上,他浏览了一下报纸。仆人告诉他,在他外出期间除了一两通电话留言之外,还有几位客人来访。还有一大叠信等他拆阅。他漠不关心地看了一眼这些信,拆开了其中的一两封,因为他对这几个寄信人感兴趣。但同时却将一封厚厚      去书内

  • 这段铺垫写的好细致。男主人公的休闲与漫不经心与接下来让他内心澎湃的经历形成鲜明对比。赞一个!

    2012-11-20 喜欢(1) 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