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小说家

  • 作   者:

    哈里·多兰

  • 译   者:

    郭贞伶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版   本:

  • 支   持:

  • 纸  书:¥29.50
  • 电子书:

    ¥18.00

  • 0(0人评过)
  •   评论(0)
  •   读后感(0)

哈里·多兰写了一本气氛十足的小说,深具悬疑推理小说大师的遗风。《犯罪小说家》是一本情节紧凑复杂、引人入胜的出道作。多兰有一双好耳朵,懂得如何写出好的对话,对人们如何思考与行动,以及内在的动机,有不可思议的掌握。

计划出错,坏事发生,有人死去..

当犯罪小说的故事成真,身陷其中的小说家能改写结局吗?自称大卫·卢根的男人,为了逃避暴力的过去,来到密歇根州安娜堡,隐姓埋名,过着平静的生活。他结识了当地推理杂志《灰街》的总编汤姆,并担当起杂志编辑。

在他与汤姆的妻子劳拉发生不道德的恋情之后,有一天,汤姆请他来到家里,协助埋一具尸体。汤姆自称是出于自卫才杀了这个闯入家中的小偷。但大卫并不相信:“一个男人在你家被杀死了,这是个很沉重的负担。细节一点也不重要。这只是个负担而已。即使他的指甲缝里有血迹和皮肤屑,但你身上却没有任何抓痕。即使他曾和某人剧烈打斗,而且那人却不是你。即使杀他的人并不是你。” 可他仍然帮汤姆处理了尸体,因为他当汤姆是好朋友。第二周,汤姆从杂志社窗口坠亡。随后杂志的作家接连死于非命,而且死法与杂志刊登的小说情节如出一辙..

生于纽约州罗马市,在纽约州汉密尔顿科尔盖特大学攻读哲学,并跟随小说家弗雷德里克布什学习小说写作。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获得哲学硕士学位后,有好几年时间担任特约编辑。现居密歇根州安娜堡。

已出版两部犯罪小说《犯罪小说家》和《坏种们》,均大受欢迎。评论称他文字冷峻利落,推理缜密,塑造人物也极其成功。

 小偷的车是后车门上开的天空蓝本田喜美。挡泥板上已生锈,挡风玻璃有裂痕,不过悬吊装置还很好,引擎运转起来也很平顺。卢根开着它,沿着蜿蜒的河边,往城市的东南方前进。雨已经停了。

  他来到城市近郊,过了河,接着往东北方开。没多久,周遭尽是灯火通明之处,比如购物中心、加油站。他暗忖,他还可以改变心意。他没欠汤姆?克里斯托尔什么。他大可以把车开进任何一个停车场,扔下车,找个公共电话,叫出租车送他回历史教授的家。把需要的东西全打包好——一个皮箱应该就足够了。再叫一辆出租车去机场,搭第一班飞机离开。到了早上,他就可以置身于一座全新的城市。

  他继续往前开,将灯火抛在身后。最后,他转向北方,放慢车速,寻找可以穿入树林的缺口。在两根木桩之间,有一条碎石路。往前开了一小段后,碎石车道豁然开朗,进入一块空地。四周还可看到铁路枕木。

  他关掉引擎,熄掉车灯。身旁的乘客座上,放着之前购买的物品。后座摆着铲子,以及他从克里斯托尔家车库里拿来的长耙。他开了一瓶水,坐在车里喝了半瓶。他注意到身边的车门没上锁,于是心不在焉地扣上车锁,突然间,觉得自己好蠢。

  他踏出车外,站在黑暗中等待。他一边小口喝水,一边劝说自己,这儿只有他一个人,不会有人从空地外的树林里冲进来攻击他。

  四分之三圆的月亮高挂在天空中。他让自己的眼睛适应黑暗,一会儿后,他可以看见右手边有条通往森林的泥土路。路的尽头,立着一块招牌——黑暗中,他无法分辨上面的文字,但他知道招牌上写的是:马歇尔公园。

  十分钟后,他听见另一辆车的引擎声。碎石路上,先是冒出一对上下跳动的车头灯,接着现身的是一辆加长福特黑色轿车,轿车开过来之后,并排停在喜美旁边。

  

  汤姆?克里斯托尔的步伐生气勃勃。当他走向卢根所站之处时,脚上的靴子踩得碎石路噼里啪啦响。

  “这地方行得通吧,”克里斯托尔说,“我没说错,对不对?从大马路上,根本看不到这块空地。”

  “是看不到。”

  “而且晚上这种时候,这附近根本不会有人。”他按下表上的按钮,脸庞在漆黑中亮了起来。“抱歉我来晚了,”他说,“正要出发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劳拉回家时会发现屋里空无一人,而你的车却停在车道上。所以我赶紧写了张字条,告诉她,你和我外出去看晚场电影,散场后,也许还会去喝一杯。这个谎编得不怎么高明,但还是得说。”

  克里斯托尔锁上车,两人拿起铲子和长耙,开始探路。克里斯托尔打开手电筒照亮前方地面。当泥巴路面变得平坦,两人立即闪入森林里。走了约二三十码后,来到森林里的一块空地。地上有树枝,也看得到四处散落的秋叶。他们留下铲子和长耙,回头往泥巴路走去,并且在岔路口,摆了一根掉落的树枝当做记号。

  先前,他们把克里斯托尔地下室里的帆布折叠床拿来当担架用,才得以将小偷的尸体移出书房。现在他们俩如法炮制,以同样的方式,将尸体从克里斯托尔的福特后备箱搬上斜坡,再移入空地。这段路并不好走,两人只好慢慢前行。克里斯托尔用白色塑料袋盖住小偷的头和上半身,在月光下,塑料袋发出微光。

  他们将帆布床平放在空地较远的那端,正好在两棵白桦树之间。卢根脱下外套,顺手丢在地上。克里斯托尔早已抓起长耙,开始扫除空地中央的叶子和树枝。

  

  月亮降至树梢下,星星展露光芒。大卫?卢根坐在一小块青苔地上,背靠着树干,将瓶子里剩下的水喝完。他留神听着是否有脚步声、引擎的运转声,或者其他声音。结果,他只听见克里斯托尔的呼吸声,以及铲尖挖地的响声。

  他们的工作进展很顺利。克里斯托尔先在地上标出一块长方形,再用铲子刮出好几块草皮放到一旁,等稍后再填回去。之后,他和卢根轮流将挖出来的泥土堆到旁边,土堆太高时,就把边缘的地方耙平。克里斯托尔用手帕将手电筒绑在树枝上,以照亮那块区域。墓坑越挖越深,深到地面上仅能见到克里斯托尔的头和肩膀。

  卢根起身戴上手套。他的双臂沾了泥土,头发和衣服上也都有灰尘的痕迹。克里斯托尔已脱掉牛仔布夹克和棉绒衬衫,白色汗衫都黑了。

  卢根走到墓坑旁边,克里斯托尔抬起头来。“休息吧,大卫,”他说,“我还可以再挖好几分钟。”可是卢根摇摇头,克里斯托尔只好让步。卢根坐在墓穴边缘,往下滑落,再用双手撑住克里斯托尔,将他推到墓坑外。两人位置对调。

  “就快弄完了,”克里斯托尔说,“再挖个一英尺半应该就够了。”

  他们继续施工。期间两人又换手一次。最后克里斯托尔把铲子抛出墓坑,宣布大功告成。卢根协助他爬出坑洞。

  他们又抬起帆布床,将它搬到墓坑旁。两人很默契地停下脚步,站在小偷的尸首旁静默片刻。接着,既然没有其他方法更加得体,他们只有将帆布床拉近墓坑,将一边举高,让尸体顺势掉入坑洞里。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暂时还没有读后感,等待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