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
Return to Bestwood

  • 作   者:

    D. H. 劳伦斯
    D. H. Lawrence

  • 译   者:

    北京外国语大学 李若曦

  • 出版社: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 版   本:

    双语

  • 支   持:

  • 电子书:

    ¥2.90

  • 8(1人评过)
  •   评论(7)
  •   读后感(1)

D.H.劳伦斯是二十世纪杰出的英国小说家、诗人、戏剧家和画家,被称为“英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他的《回乡》是一篇具有浓烈怀乡之情的散文。对故土的眷恋可以说是人类共同而永恒的情感。清代曹寅有诗云:“雨色南园柳,乡情白下船”。远离故乡的游子、漂泊者、流浪汉,即使在耄耋之年,也对家乡有着深深的依恋和期待。文中劳伦斯流露出了他回乡时的迫切、对心灵故乡的惦念及重返故乡的忧伤。

D. H. 劳伦斯的短篇散文《回乡》讲的是主人公“我”回到自己的故乡,看到故乡的变化和人们心态的改变感受很深,曾经体面有教养的人失去了自己的教养喜欢大吵大嚷并以上法庭为荣,而“我”通过努力奋斗渐渐进入上流社会。通过深刻的思考,“我”意识到人们存在的问题,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出路,就是坚持善良的事物,注重生活的质量,带着一颗积极的心去改变现有的不足。

D.H.劳伦斯(1885—1930),20世纪英国最独特和最有争议的作家之一。他在作品中提示了人性中的本能力量,力求探索人的灵魂深处。代表作有小说《儿子与情人》、《虹》、《恋爱中的女人》、《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他的散文擅长描写风土人情和旅游见闻,文字优美,想象丰富,许多观点新颖独特,读来令人耳目一新。

David Herbert Richards Lawrence (11 September 1885— 2 March 1930) was an English novelist, poet, playwright, essayist, literary critic and painter who published as D. H. Lawrence. His collected works represent an extended reflection upon the dehumanizing effects of modernity and industrialization. In them, Lawrence confronts issues relating to emotional health and vitality, spontaneity, and instinct.

不知怎的,乡村似乎到处都是人的痕迹,却没被真正碰触过。它似乎远远地呆在后面,沉睡着,未被接近。道路都是碎石铺成的,表面很硬,已经被来往的人和车磨损了。那些田间小路看起来更宽些,走的人更多,也更脏乱。不管走到哪里,你都能感到人类的肮脏。

The country, seems, somehow, fogged over with people, and yet not really touched. It seems to lie back, away, unreached and asleep. The roads are hard and metalled and worn with everlasting rush. The very field-paths seem wider and more trodden and squalid. Wherever you go, there is the sordid sense of humanity.

在劳伦斯的头上总罩着性爱小说家的头衔。但看了他的散文集后,你就会发现他是怎样的一个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人。劳伦斯自己说过:他的书是给51年后的人看的。但是不管时间过去了多久,现在看他的小说,还是充满了震撼,好的作品是不朽的。劳伦斯的书给人震撼,让人们用独特的视角来了解这个社会。

  • 回乡

  • Return to Bestwood

  • 往昔不再

    离家久了,自然会思念,毕竟,那里是与自己记忆相互牵扯的地方。然而,每次回去后,目睹如主人公回到自己故乡时所见的变化,不免黯然神伤。转念想想,纵然这昔日毛毛虫般的小城今天蜕变成了美丽的蝴蝶,但这表面的浮华之下却是更多的欲望和焦虑。这世界有多繁华,就又多空虚。而和回忆相关的那一部分,好像只能存在于自己的过去了。文中的主……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