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捕狡猾的火鸡
Hunting the Deceitful Turkey

  • 作   者:

    马克·吐温
    Mark Twain

  • 译   者:

    厦门理工 龚子慧

  • 出版社: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 版   本:

    中 / 英 / 双语

  • 支   持:

  • 电子书:¥2.90
  • 10(1人评过)
  •   评论(7)
  •   读后感(2)

作者围绕主人翁与一只狡猾的火鸡的一场角逐这一个具体情节展开,以挥洒自如的笔力极尽夸张之能事,使“我”与狡猾的火鸡的精彩对弈这一童年趣事跃然纸上,也令读者渐入佳境,信以为真。掩卷深思时,终于认识到这种不可能中却有着极大的真实性,作家笔下的人和事或许就存在于你的身边,甚或就在你的身上。

故事情节围绕主人公与一只狡猾火鸡的角逐展开,使“我”与狡猾火鸡的精彩对弈这一童年趣事跃然纸上;掩卷追忆时会深感这故事的真实性,作家笔下的人和事或许就存在于你的身边,甚或就在你的身上。

马克·吐温(Mark Twain,1835年11月30日—1910年4月21日),原名萨缪尔·兰亨·克莱门 (Samuel Langhorne Clemens) 是美国的幽默大师、小说家、作家,也是著名演说家,19世纪后期美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世界著名的短篇小说大师。

Samuel Langhorne Clemens (November 30, 1835—April 21, 1910), better known by his pen name Mark Twain, was an American author and humorist. He was lauded as the "greatest American humorist of his age," and William Faulkner called Twain "the father of American literature." He is also a master of short story.

迎着晨曦第一缕昏暗的晨光,大批威武的野火鸡就开始集结整齐,准备参与社交活动,回应即将来临的邀请,并与其他同类旅行者交流。

猎手将自己掩藏起来,用一只火鸡的腿骨吸气来模拟火鸡的叫声,这只火鸡就是之前听到这样的叫声回应了一下,结果它死前就只剩下后悔了。

In the first faint gray of the dawn the stately wild turkeys would be stalking around in great flocks, and ready to be sociable and answer invitations to come and converse with other excursionists of their kind.

The hunter concealed himself and imitated the turkey-call by sucking the air through the leg-bone of a turkey which had previously answered a call like that and lived only just long enough to regret it.

他总能让你在夸张和离奇的故事中感受他对当时社会的批判和严肃的创作目的。夸张幽默中见严肃。作为一个语言大师,马克·吐温用语鲜活、生动。融幽默与讽刺一体,用语机智独特,同时对社会有着深刻地洞察与剖析,既幽默辛辣,又严肃,真是十分聪明!

海伦·凯勒曾言:“我喜欢马克·吐温——谁会不喜欢他呢?即使是上帝,亦会钟爱他,赋予其智慧,并于其心灵里绘画出一道爱与信仰的彩虹。”

威廉·福克纳称他为“第一位真正的美国作家,我们都是继承他而来”。

一个优秀的作家,一个优秀的演说家。近代幽默文学的泰斗!

代表美国文学的世界一流作家!

他是怀有赤子之心的顽童,亦是仗义执剑的骑士!

有个关于马克·吐温的书库。

美国文学中的林肯。

His clear, distinct, resolute voice is filled with a liveliness... in a reading to be enjoyed by all ages." —VOYA, February 2008

  • 追捕狡猾的火鸡
  • Hunting the Deceitful Turkey
    暂时还没有评论,去书内看看…
  • 它总是在等着我,在离我只有一丁点儿远的地方,并装出一副要休息了,累垮了的样子。这是个假象,但我相信了,因为我还是认为它很诚实。 全部评论(2) 去书内

    这是动物的自我防卫的本能,只是孙子将其生化吧,嘿嘿

    2013-06-23 喜欢(0) 回复(0)

  • 我小的时候,叔叔和他大些的儿子们用步枪打猎,他最小的儿子弗雷德和我用滑膛枪——一种单管的猎枪,完全适合我们的身高和力气;这枪... 全部评论(2) 去书内

    我们从小也是经常扫地哈,每天学校放学了都得轮流扫地打扫卫生哈

    2013-06-23 喜欢(0) 回复(0)

  • 而且,我每次举起枪时,它总是停下来摆好姿势,这让我怀疑它了解我和我的枪法。因此,我不在乎让自己成为众人议论的对象。 全部评论(1) 去书内

    这段翻译得有点奇怪,感觉前后没有什么逻辑关系,不解?

    2013-06-23 喜欢(0) 回复(0)

  • 我那次吃伤了,在中年之前没再吃过一个西红柿。我现在可以吃西红柿了,但我并不喜欢它们的模样。我猜,我们都曾有过一两次这种吃伤了... 全部评论(1) 去书内

    小时候貌似都有这样的经历呢,对一样喜欢吃的东西猛吃到最后就再也不想吃了。

    2013-06-23 喜欢(0) 回复(0)

  • 它总是在等着我,在离我只有一丁点儿远的地方,并装出一副要休息了,累垮了的样子。这是个假象,但我相信了,因为我还是认为它很诚实。 全部评论(2) 去书内

    欲擒故纵,难道火鸡学过孙子兵法?

    2013-06-23 喜欢(0) 回复(1)

  • 猎手将自己掩藏起来,用一只火鸡的腿骨吸气来模拟火鸡的叫声,这只火鸡就是之前听到这样的叫声回应了一下,结果它死前就只剩下后悔了。 全部评论(1) 去书内

    哈哈……判断失误可是要命的,可怜的火鸡!没有准确地识别圈套,只能落得命丧猎手的下场!

    2013-06-23 喜欢(0) 回复(0)

  • 我小的时候,叔叔和他大些的儿子们用步枪打猎,他最小的儿子弗雷德和我用滑膛枪——一种单管的猎枪,完全适合我们的身高和力气;这枪... 全部评论(2) 去书内

    看来马克吐温先生小时候经常扫地啊,嘻嘻……

    2013-06-23 喜欢(0) 回复(1)